首页
中国教育
美国教育
中美交流
留学美国
回国服务
汉语推广
来华留学

 玉树抗震救灾特别报道:师德光辉在危难中闪耀

2016-04-13
[字号: ]

  “学生就是我的孩子”

  ——记玉树州职业技术学校特岗教师旦周才仁

  见到旦周才仁老师的时候,他正在学校察看灾后情况。眼前的旦周才仁全身是土,满脸灰尘,身上的运动衣已看不清本来的颜色,双手布满了受伤后留下 的黑色伤疤。

  玉树州教育局副局长旦才仁哽咽着告诉记者,旦周才仁老师地震时全心抢救学生,却没有回家营救自己的家人,学生救出来了,但是旦周老师的父亲、弟弟以及家里 的亲戚共七口人在地震中遇难了。

  4月14日凌晨5:40,地震第一次来袭,还在睡梦中的旦周才仁被震醒了,他没吃早饭就急匆匆地赶到学校,清晨的校园里已经有学生在晨读,或者 打扫卫生,宿舍也还有不少学生。旦周老师马上赶到自己带的班级,把教室里的学生召集起来,带着学生撤离教学楼,没想到刚下到楼梯口就开始地震了,想到教学 楼里还有其他班级的学生,旦周才仁立刻掉头,从一楼左侧楼梯向上逐层呼喊,不料楼梯突然坍塌,重物不偏不倚地向旦周才仁砸去。“就像是被狠狠地打了一拳, 这几天嘴都不能大幅度地张口说话。”他说。

  来不及喘口气,旦周才仁就听见有学生喊救命,他和几个男学生循声跑去,发现有三个女生被夹在墙壁和铁门中间,上面还压着二楼掉下来的预制板,旦 周才仁和学生们清理了半天才挖出刚能容一个人钻进去的空间。旦周才仁让学生在外面等着,自己侧身钻了进去,将被压的三名女生用手推了出来。刚把第三个女生 推出去,余震又来了。压在上面的预制板重重地砸在旦周才仁的腰上,一股钻心的疼痛袭来,学生们七手八脚地把旦周才仁从废墟里拉出来,当看到拉出来的三名受 伤的女孩还能喊疼,他松了口气,一下子瘫倒在地上。

  这时,旦周老师的姐姐打来电话,说家里的房子塌了,家里人都被埋在下面。旦周老师说:“我的学生埋在这里,我先救学生,你们等等,我一会就 来……”说完旦周才仁又开始挖,手都挖出血来了,但还是在不停地挖。

  二十分钟后,不少教师和学生都赶来营救,学生们哭着让他赶快回家看看。他反复叮嘱学生注意安全,然后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家跑。等旦周才仁赶到家里 时,房子已经被夷为平地,他绝望地坐在地上放声大哭。随后赶到的学生开始挖掘,由于预制板整个压在他父亲身上,救援非常困难,当父亲面目全非的尸体被挖出 来之后,旦周才仁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愧疚,跪在父亲身边久久没有起来。

  旦周才仁哽咽着说:“我一直住校,和学生们同吃、同喝、同住,平常很少回家,也没有和父亲好好说过话,我……我真的很后悔没有多陪陪他!”说完 这些,旦周才仁开始小声哭泣,令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为之心痛。“我不后悔,父亲也会理解我的,我的学生就是我的孩子……”旦周才仁擦干眼泪说。(特约记者 陈丽娜 记者 郭风波)

 

  四个小时的徒手刨救

  ——记玉树县第三完小藏族教师尕玛成林

  他,是玉树灾区一名普通教师,却用徒手救人的实际行动感动着众人。他以一颗金子般的心和对学生的热爱,谱写了一曲地震灾难中的感人乐章,他就是玉树县第三 完全小学的藏族教师尕玛成林。

  4月19日,记者一行在青海省红十字医院骨科见到受伤的尕玛成林时,他的左手臂上正输着液,嘴唇上结着一层血痂,看上去很虚弱,但黝黑的脸上依然透着一股 刚毅。得知记者的来意后,他用并不熟练的汉语讲述了地震发生后的亲身经历。

  4月14日清晨,尕玛成林像往常一样早早地到学校组织学生背书,并计划8:20为学生上早自习。可是他刚走到教学楼附近,就听到学生们恐惧的叫喊声,教室 里惊恐万状的孩子们乱成一团,不知所措。尕玛成林的第一反应就是拔腿向学生们奔去,就在那时,一阵突如其来的地动山摇,掀翻了地面上大量的建筑物。屋毁 了,房塌了,重物一件接一件地往学生身上砸去。

  地震了!立即救人!

  尕玛成林的脑子转得飞快。他一边大声地喊着,让教室里慌乱的学生赶快往外跑,一边俯身从废墟中徒手刨挖,他要以最快的速度,尽最大的可能救出那 些可爱的孩子。

  尕玛成林几近疯狂,救学生成了他脑海里唯一清晰的念头。此时,一块飞旋而来的重物砸伤了他的左脚,他顾不得疼痛,依然咬着牙与其他同事一起徒手 挖救学生。“我找啊,挖啊,本以为能够救出他们,可每挖出一具学生遗体,我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悲痛。”尕玛成林回忆说。

  由于尕玛成林有伤在身,又是在废墟中徒手挖刨,至中午12时,近四个小时的挖救使他的右手也受伤而滴血不止。整个过程中,尕玛成林凭着自己顽强 的毅力,共挖出七名学生的遗体,他们都是学校一二年级的学生。幸运的是,在其他同事的帮助下,尕玛成林所教的五年级50名学生安然无恙。

  因失血过多,尕玛成林的身体实在支撑不住了,才很不情愿地被同事抬出救援现场。后经医生诊断,尕玛成林右手掌皮肤裂伤、左足外伤,需住院治疗。

  “躺在这里什么都干不了,心里实在着急啊。昨天我已经跟大夫们说了,打完消炎针后,我无论如何都要立即赶回玉树,去看看我的学生们,看看学校里 到底怎么样了,还能不能上课。”说到学生时,这个刚毅的藏族汉子哽咽得说不出话来,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。(通讯员 王英桂 记者 郭风波)

  摘自:《中国教育报》2010年4月21日

 
打印】【关闭
 


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美国大使馆教育处 版权所有
The Office of Educational Affairs of the Embassy of P.R.China in USA. All rights reserved.
技术支持: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网络中心